为什么root用户所在的群组叫wheel?

Unix系统下,root用户所在的组称之为wheel

# ls -alt
total 18776
drwx------   6 root  wheel      512 Oct  7 01:30 .
-rw-------   1 root  wheel       40 Oct  6 17:20 .git-credentials
drwxr-xr-x   7 root  wheel      512 Oct  5 17:32 Project
-rw-r--r--   1 root  wheel       56 Oct  5 17:28 .gdbinit
......

Wheel来源于big wheel这个俚语,指有强大“威力”或“影响力”的人。随之而来的就是TENEX操作系统发明了wheel bit,一个允许处理器做一些限制性的操作的“特权bit”。Unix操作系统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引入wheel,这就是为什么root用户所在的组称之为wheel的来历。

参考资料:
Wheel (Unix term)

OpenBSD Hackathon,一种理想的hackathon

199964日,第一次OpenBSD Hackathon活动举行,这也是hackathon一词正式面世。与其它hackathon不同,只有被OpenBSD Hackathon邀请的开发者才能参与。由于OpenBSD项目的经费一直是捉襟见肘(比如2014年因为交不起电费而导致OpenBSD项目差点关闭这个事件,具体请参考这里),很多开发者都是自掏腰包买单差旅费。此外,聚会地点通常也选择在大学校园或是其他非常便宜的地点,而OpenBSD社区也号召有个人或组织可以提供免费的场所供OpenBSD Hackathon使用。

尽管有种种困难,但是OpenBSD Hackathon活动的质量还是相当高的。我最近读到两篇描述OpenBSD Hackathon的博文:Historical: My first OpenBSD HackathonMichael W. Lucas: Visiting the OpenBSD t2k13 Hackathon,感觉这是一种最理想的hackathon:没有喧哗,没有吵闹,开发者围坐在一个小房间内全情投入;在一周的时间内互相合作,最后实现出有实用意义的软件功能。这真是一件很cool的事,不是吗?

OpenBSD Hackathon另一个很“文艺”的地方就是几乎每次活动都会设计一款精美T恤发给参加者作为纪念。我个人比较喜欢下面这个图案:

DGnPMbSXoAAJS5U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OpenBSD Hackathon的情况,请访问https://www.openbsd.org/hackathons.html

 

FreeBSD操作系统上获取CPU信息

FreeBSD既没有GNU/Linux操作系统上的/proc/cpuinfo文件,也不提供lscpu命令(其实lscpu也是访问的/proc/cpuinfo文件)。因此在FreeBSD上想了解当前机器的CPU信息,需要费点小周折:

(1)使用sysctl命令:

# sysctl hw.model hw.machine hw.ncpu
hw.model: Intel(R) Core(TM)2 CPU          6600  @ 2.40GHz
hw.machine: amd64
hw.ncpu: 2

(2)读取/var/run/dmesg.boot文件:

# grep -i cpu /var/run/dmesg.boot
CPU: Intel(R) Core(TM)2 CPU          6600  @ 2.40GHz (2400.05-MHz K8-class CPU)
FreeBSD/SMP: Multiprocessor System Detected: 2 CPUs
cpu0: <ACPI CPU> on acpi0
cpu1: <ACPI CPU> on acpi0
est0: <Enhanced SpeedStep Frequency Control> on cpu0
est1: <Enhanced SpeedStep Frequency Control> on cpu1
SMP: AP CPU #1 Launched!

(3)通过dmidecode命令获得CPUcache信息:

# dmidecode -t processor -t cache
# dmidecode 3.0
Scanning /dev/mem for entry point.
SMBIOS 2.4 present.

Handle 0x0004, DMI type 4, 35 bytes
Processor Information
        Socket Designation: LGA 775
        Type: Central Processor
        Family: Pentium 4
        Manufacturer: Intel
        ID: F6 06 00 00 FF FB EB BF
        Signature: Type 0, Family 6, Model 15, Stepping 6
        Flags:
                FPU (Floating-point unit on-chip)
                VME (Virtual mode extension)
                DE (Debugging extension)
                PSE (Page size extension)
......
Handle 0x0005, DMI type 7, 19 bytes
Cache Information
        Socket Designation: L1-Cache
        Configuration: Enabled, Not Socketed, Level 1
        Operational Mode: Write Back
        Location: Internal
        Installed Size: 32 kB
        Maximum Size: 32 kB
......

参考资料:
FreeBSD CPU Information Command
What is the equivalent of /proc/cpuinfo on FreeBSD v8.1?

与*NIX有关的杂志

本文介绍一些我接触过的与*nix有关的杂志。

首先要提到的就是Linux Journal(官方网址:http://www.linuxjournal.com/)。根据Wikipedia的介绍,这应该是最早的一本介绍Linux的杂志:

Linux Journal was the first magazine to be published about the Linux kernel and operating systems based on it. It was established in 1994.

不过Linux Journal现在不再发行纸质版了,只提供电子版。该杂志这段时间有一项促销活动:即截至到今年328日前,你只需花28.5美元(使用优惠码:2017ARCH可免10美元),就可以购买到从1994年到2016年杂志的电子合订版:

1

个人觉得还是很划算的,虽然有些文章已经年代久远,但是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另外,Linux Journal也会将其文章发布到官网上供读者免费阅读。因次,是否愿意花钱买合订本或者订阅,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再说一下Linux Format(官方网址:http://www.linuxformat.com/)和Linux Voice(官方网址:https://www.linuxvoice.com/),二者都是英国出版的Linux杂志。不知是否因为Linux Voice的主创团队均出自Linux Format的缘故,二者有太多类似之处:都同时提供纸质版和电子版,都提供过刊的免费下载,等等。也许是由于版权原因,我在国内没见到过这两种杂志。在国外我阅读过纸质版,制作很精美,每期还附赠光盘。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下载它们提供的过刊了解一下。

以上提到的都是以Linux为主题的杂志,再介绍一个以BSD为主打内容的杂志:BSD magazine(官方网址:https://bsdmag.org/)。这是一本真正免费的杂志,订阅以后,你不需花一分钱,就会收到每一期。从这本杂志里,你可以获悉时下BSD家族的最新动态,虽然偶尔也会有Linux的内容出现。去年年底,这本杂志一度宣布要停刊了,不过目前又撤销了这个决定。我个人很希望这本杂志可以继续办下去。

最后,我很希望自己的国家能有一本中文版的Linux杂志。但是想想现在的情形,我们的时间都被其它的事物占去了,也许根本无法诞生这样一本杂志了。。。

后记:对于其它的类似杂志,比如:http://www.linux-magazine.com/。因为我没有一点了解,就不发表评论了。

Unix之殇

前几天网上出现了Solaris项目将会被Oracle停掉的谣言。尽管消息一直未被证实,但是以Solaris为代表的传统Unix操作系统的没落却是不争的事实。在上个月,top500发布的目前世界上运行最快的500台超级计算机中,有498台运行的是Linux

capture

由此可见,LinuxUnix目前的境遇可谓是天壤之别。

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目前Linux一统天下的局面,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一定不是技术领域方面的原因。我没有为IBM公司工作过,也从未接触过AIX操作系统,所以对AIX没有发言权。而对于BSD系列操作系统(FreeBSDOpenBSDNetBSD等等),仅仅限于安装和使用过,并没有什么太深的体会。我为HP/HPE公司效力过,虽然并没有使用过HP-UX,但是周围有很多同事以前是做HP-UX相关工作的:开发新功能,做Unix认证等等。听他们讲,HP-UX非常稳定,很多电信,银行等对稳定性要求特别高的环境仍然在使用着HP-UX,也许这些企业慢慢地会转向Linux?我不知道。。。至于Solaris,我曾经在上面做过4年多的全职开发。Solaris上面有很多很cool的工具供用户使用,比如mdb,比如DTrace,这些工具为我工作提供了巨大的帮助,极大地满足了一个底层软件工程师的好奇心。此外Solaris也是以运行稳定而著称,比如这台已经连续运行了10年的装有Solaris的机器(图片出处:https://pbs.twimg.com/media/CjtxiOmWYAA5lHB.jpg):

cjtxiomwyaa5lhb

再来看看Linux,其实一直以来,Linux系统上并没有可以匹敌DTrace的系统tracing工具,直至最近BPF功能的成熟,可以说在tracing领域落后了Solaris整整12年(可以参考这篇文章:Linux in 2016 catches up to Solaris from 2004);再比如目前Ubuntu发行版中引入的ZFS文件系统,也是出自Solaris。所以,其实如果单单从技术领域来看,Linux不仅不见得做的比Unix好,某些方面甚至还是处于下风的。

在上面提到的几种Unix中,除了BSD系列,其余3种可以说都是某个传统硬件服务器厂商的私有操作系统。虽然曾经有OpenSolaris这个开源产品,但是也仅仅是昙花一现(个人觉得OpenSolaris最大的意义在于由其衍生出了illumos内核,以及基于illumos内核的类Solaris系统。比如smartos。)。所以说,是不是由于最近这些年互联网的日渐强势,硬件厂商的效益江河日下,而“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随之而来的就是这些Unix也会受到不小的冲击呢?个人觉得应该有一定关系吧。但如果仅仅把Linux成功的原因归结于“开源”,似乎也有失偏颇,BSD系列操作系统也是开源的,且其在license上更为宽松(参考这里:Comparing BSD and Linux)。所以说对于Linux目前具有如此统治力的原因,真的是很难说清。

相信目前很多的中小公司都完全转向Linux了。最直白的原因:人好招。你见过多少招聘信息要求熟悉FreeBSD?肯定没有要求Linux的多。至于要求熟悉NetBSD的?也许有,但是我是没见过。所以对目前Unix人才的需要还是主要在大公司,也只有大公司有意愿和实力做这些“日渐小众”的Unix的相关工作。例如,Brendan Gregg在其社交账号中为对Solaris工程师提到Netflix目前使用FreeBSD

capture2

我很怀念十几年前各大操作系统“百花齐放”的时代,这样想并不是因为我对Linux有任何成见,只是当你的服务器都运行着清一色的Linux操作系统时,实在是觉得有些单调和乏味,就像现在人类使用的手机也基本可以分为两大阵营:iOSAndroid(又是Linux)。世界本应该就是多样化的,丰富多彩的,所以希望其它的Unix有朝一日可以“复兴”吧。。。

HP/HPE公司的*nix操作系统

HP/HPE公司(即通常说的惠普公司,因其在2015年已经拆分成HPHPE两家独立运营公司,且拆分后是由HPE延续操作系统的相关工作,所以在这里使用HP/HPE。)拥有自己的Unix操作系统:HP-UX。以前中国是有团队参与HP-UX的相关工作:功能开发,Unix认证等等,现在相应的工作应该都转到印度了。目前HP-UX应该在一些银行,电信系统还在使用,不过的确是很难见到了。可以通过Wikipedia来了解HP-UX的一些信息。

再来说一下Linux,其实以前HP/HPE公司有一个很大的Linux团队,其甚至有能力做出自己的Linux发行版:

img_20161123_140305_hdr

此外,这个团队也曾经是Linux kernel的一个很重要的贡献者。不过,随着这些年公司的战略调整,这个团队的绝大部分工程师都已经离开了,其中的很多人加盟了其它公司,继续为Linux贡献着力量。目前HP/HPELinux上的工作重心侧重在同Linux厂商的合作,譬如今年与SuSE的合作(详情请参考Sweet SUSE! HPE snags itself a Linux distro)。

strace命令介绍

straceLinux上的一个很好用的工具,它可以用来输出程序在运行过程中发生的系统调用以及收到的信号的相关信息,因此在调试和诊断问题时有很大的帮助,特别是在程序没有源码,或是在前期做一些粗略的分析时。strace命令格式如下:

strace [options] command [args]

举个例子:

# strace sleep 300
execve("/usr/bin/sleep", ["sleep", "300"], [/* 24 vars */]) = 0
brk(0)                                  = 0x22fa000
mmap(NULL, 4096, PROT_READ|PROT_WRITE, MAP_PRIVATE|MAP_ANONYMOUS, -1, 0) = 0x7f70d1ef8000
access("/etc/ld.so.preload", R_OK)      = -1 ENOEN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open("/etc/ld.so.cache", O_RDONLY|O_CLOEXEC) = 3
......
--- SIGTERM {si_signo=SIGTERM, si_code=SI_USER, si_pid=20243, si_uid=0} ---
......

从上面例子可以看出,对于系统调用,比如openaccessstrace都会输出详细的参数和返回值,如果发生了错误,也会输出细致的错误信息。而对于接收到的信号,除了输出信息外,还要注意信号信息的前后都加了“---”,以示与系统调用的区别。

以下是一些常用的选项:
(1)-o:把strace执行结果输出到指定文件里:

# strace -o out ls

(2)-t:打印时间:

# strace -t ls
10:30:07 execve("/usr/bin/ls", ["ls"], [/* 24 vars */]) = 0
10:30:07 brk(0)
......

(3)-e:只关注某一系统调用:

# strace -e open ls
open("/etc/ld.so.cache", O_RDONLY|O_CLOEXEC) = 3
open("/lib64/libselinux.so.1", O_RDONLY|O_CLOEXEC) = 3
......

(4)-y:显示和文件描述符关联的文件路径:

# strace -y ls
......
fstat(3</etc/ld.so.cache>, {st_mode=S_IFREG|0644, st_size=32951, ...}) = 0
mmap(NULL, 32951, PROT_READ, MAP_PRIVATE, 3</etc/ld.so.cache>, 0) = 0x7fba3db13000
close(3</etc/ld.so.cache>)              = 0
......

(5)-f:追踪运行进程所生成的子进程。

参考资料:
strace(1) – Linux man page
A swiss army knife of debugging tools

inode,“hard link”和“symbol link”

*nix文件系统上,每个文件的存储实际可以看成包含两部分:inode和实际存储文件内容的数据块。其中inode存储文件的metadata,包含创建时间,访问权限,等等,当然还有指向文件具体数据块的指针。正是通过这个指针,将indoe和数据块关联起来。

要注意,inode中并不保存文件的名字。关于文件名字和inode的映射存储在目录文件中。因此,当访问一个文件时,其实是通过这个文件所在的目录文件访问到这个文件的inode信息,继而进行文件操作的。

接下来,看一下hard linksymbol linkinode之间的关系。首先创建一个文件和指向这个文件的hard linksymbol link

# echo 'Hello, World!' > myfile.txt
# ln myfile.txt my-hard-link
# ln -s myfile.txt my-soft-link

查看这3个文件的inode信息:

# ls -ailt my*
325332 lrwxr-xr-x  1 root  wheel  10 Oct 24 05:26 my-soft-link -> myfile.txt
325331 -rw-r--r--  2 root  wheel  14 Oct 24 05:25 my-hard-link
325331 -rw-r--r--  2 root  wheel  14 Oct 24 05:25 myfile.txt

可以看到myfile.txtmy-hard-link其实对应的的是同一个inode节点:325331,而my-soft-link对应的是另一个inode节点:325332。接下来删除myfile.txt,然后分别读取my-hard-linkmy-soft-link文件内容:

# rm myfile.txt
# ls -ailt my*
325332 lrwxr-xr-x  1 root  wheel  10 Oct 24 05:26 my-soft-link -> myfile.txt
325331 -rw-r--r--  1 root  wheel  14 Oct 24 05:25 my-hard-link
# cat my-hard-link
Hello, World!
# cat my-soft-link
cat: my-soft-link: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可以看到,因为my-hard-linkmyfile.txt对应相同的inode节点:325331,因此删除myfile.txt后,仍然可以通过my-hard-link读取325331这个inode节点所对应的文件内容。而my-soft-link仅仅是指向myfile.txt这个文件名字,因此一旦myfile.txt被删除,也就无法读取文件内容了。

参考资料:
Inodes – an Introduction
What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 symbolic link and a hard link?

进程的priority和nice

本文选自Difference between nice value and priority in the top output,以Linux系统为例讲解进程的prioritynice
(1)

The difference is that PR is a real priority of a process at the moment inside of the kernel and NI is just a hint for the kernel what the priority the process should have.

Priority反映当时进程真正的优先级,而nice则是告诉kernel进程应该获得什么样的优先级。

(2)Nice的值从-2019-20表示优先级最高。通常情况下,priority = nice + 20,也就是priority的值为0~39。但是上述理论仅仅适用于调度策略是SHED_OTHER的进程,此外,kernel也有可能只改变priority的值,而nice的值保持不变,因此上述等式同样不适用。

Unix中的zombie进程和orphan进程

Unix中子进程退出后,如果父进程没有使用wait()函数获得子进程的退出状态,则子进程的相关信息仍然会在系统的进程表里占用一席之地,这时的子进程称之为zombie进程。如果父进程先于子进程退出,这时的子进程称之为orphan进程,而init进程则会变成orphan进程的父进程。init进程会定期处理父进程是initzombie进程。

参考资料:
Zombie process
Zombie process vs Orphan process